当前位置: 主页 > 国华基地 >
《妖猫传》:让陈凯歌电影里的奇妙幻术,带你身临几乎被遗忘的瑰丽盛唐
更新时间:2017-11-28 13:43:56 来源:国华娱乐网 编辑:y 点击数:

国华娱乐快讯: 在《道士下山》之后,时隔 3 年,导演陈凯歌带着《妖猫传》回归大银幕,并称“这个可以是我的电影作品的一个起点”。

“起点”?期待之余,说实话一开始我是不敢相信的。

毕竟在陈导的作品履历上,可是有《霸王别姬》这样的作品,它可以称得上是中国电影史上的里程碑之一。



▲《妖猫传》电影预告节选

但看了电影《妖猫传》的预告之后,拇指君似乎明白了陈凯歌导演的意思,“起点”意味着不同以往,他试图用不一样的视听语言来表现自己心中的盛唐气象。

“牡丹瞬绽、鱼跃半空,人能化鹤而飞”,预告里这些玄妙的幻术场景,简直让人再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之心。

幻术,顾名思义就是让人产生幻觉的法术。

极乐之宴上,池中的牡丹花在幕布上盛开,随即两条鲤鱼从水中腾空跃起:



白龙(刘昊然饰)丹龙(欧豪饰)两位幻术少年化鹤而飞,盘旋翱翔在穹顶之上,唯美唯幻,风气自由:



看似实,其实虚,归根到底就是一个“幻”字。

值得一提的是,拇指君发现《妖猫传》中的幻术场面并不是毫无根据,而是参考了诸如《酉阳杂俎》《唐传奇》等古籍内容,并加以发展。

其中《酉阳杂俎》堪称中国古代志怪笔记之王,记载了《画中马》《水画奇象》《月夜僵尸》等古代奇幻故事。



尤其在第二卷中,甚至记录了唐玄宗向幻术师罗公远学习隐术的故事:

罗公远身怀奇技,唐玄宗曾求其施法,让自己到月亮上走一圈儿。


而第五卷的“诡习”里又有关于平民表演幻术的故事:

王固拔开竹筒的塞子,折了一节小树枝,连续的敲击小鼓。竹筒中,爬出几十只蝇虎子,分成两队,随着王固的击鼓,变化各种阵型。


《酉阳杂俎》诞生在唐代,这正是古代志怪笔记的鼎盛时期,不论是寻仙慕道的皇帝,还是围炉夜读的平民,每个人都在想象的国度里自由穿行。

而一个想象力发达的时代,也一定是思想自由、心灵充实的时代,所以它才拥有“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的李白、拥有“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的张若虚......

我想,这也是陈凯歌导演将目光投在了盛唐的原因之一。



然而幻术虚无缥缈,历史却是有迹可循,如何巧妙地把两者结合起来,原本我对此是有些担心的。

毕竟近些年来上映的奇/玄幻电影不是完全跳脱了原著就是架空了历史,往往也逃脱不了十部九烂的魔咒。

不过现在看来,我的担心显得有些多余了。



电影中的奇幻元素如此吸引人,但拇指君作为实实在在的追星一族怎么能不关心剧中的角色?

相信很多人都还记得,高中的历史课本上关于唐朝大致是这么记载的:贞观之治、开元盛世、文化上兼容并蓄,各国使节、来取经游历的高僧更是络绎不绝。

《妖猫传》中的人物之一就是一位名叫空海的倭国(古代日本)高僧。

空海来大唐求佛法,可惜连寺院都没进去就被卷入了一桩奇事。



为了更好地接近历史,陈凯歌导演选用了日本演员染谷将太来饰演高僧空海。

或许你会对染谷将太这个名字感到陌生,但说起日本科幻电影《寄生兽》想必你一定会有印象,染谷将太就是《寄生兽》的男主角。

影片的中另外一位日本演员则是文艺片《比海更深》《步履不停》的主角阿部宽。



阿部宽饰演的是日本遣唐使晁衡,史书上对于晁衡记载就是一位在开元年间参加科举考试,在唐高中进士的日本使节。

晁衡也是李白的好友,历史上在晁衡回国并被误传死讯后,李白为了怀念他还写下了七言绝句《哭晁卿衡》:

日本晁卿辞帝都,征帆一片绕蓬壶。明月不归沉碧海,白云愁色满苍梧。



除了因为故事需要加入了两位日本演员,电影《妖猫传》还加入了许多老中青三代的“戏骨”。

例如“文艺男神”黄轩。听说黄轩为了拍摄一场情绪崩溃的戏接连 3 天没有睡觉,只为让自己真正体会到崩溃的感觉;



再如之前在《那年花开月正圆》中饰演周老四的“老戏骨”刘佩琦;



就连我最喜欢的小鲜肉“演技扛把子”刘昊然也会在影片中出现。



而关于影片最大的主角妖猫,目前为止除了一张宣传海报和预告片中的猫型外,小编也无迹可寻。

不过不论TA是人、是妖、还是人在作妖,陈导都我们留下了一个悬念,我也开始慢慢期待即将到来的 12 月。



由此可见,电影《妖猫传》中,不但有大唐诗人、皇帝,更有在朝中任职的外国人、倭国来求法的僧人、在市集做买卖的胡人。

“连韩国、日本、中亚等地来的外国人,也能在唐代担任官职……但如果你查阅历史,这都是事实,所以我特别尊崇唐代”,陈凯歌如是说。

唐朝的伟大在于它包罗万象,尊重不同文化,“如果一个朝代尊重文化,我就认为那是一个伟大的朝代。”

尊重文化,在陈凯歌看来,是一件值得用心去坚守的事情。



为了拍摄《妖猫传》,陈凯歌用了六年时间带人设计建造唐城,甚至连城中的两万棵树也是工作人员一一亲手种上。

作为曾经卷入过历史大动荡的第五代导演,陈凯歌说:“我当年下乡时的工作就是砍树,我对自己的行为感到罪恶,所以现在我要种树来弥补,让它们好好长大。”

其实对于陈导来说,拍戏建城早已不是第一次。

1997年他拍《荆轲刺秦王》就在横店影视城建造了“秦王宫”;96年拍《风月》,他搭建了“上海车墩基地”;10年的《赵氏孤儿》,他又建了“赵氏孤儿城”......



▲《妖猫传》唐城设计稿

的确,“有人用时间雕琢心,有人却以心雕琢时间”。

从陈凯歌导演的第一部作品《黄土地》到《霸王别姬》,再到即将于12月22日上映的《妖猫传》,这些以心雕琢的电影让“文化”“艺术”“人文气息”等标签牢牢地贴在了他的身上。

30年过去,中国电影的创作环境已然沧海桑田,而让所有的奇幻和奇迹在一部电影中发生,又哪是件容易的事情?

可陈凯歌导演却初心不变,依然充满好奇心与想象力,用赤子之心表达心中所想所愿。

电影《妖猫传》,那奇幻瑰丽的盛唐,实在太期待……



版权声明|免责条款|法律顾问|联系我们|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8-2017 www.guohuayul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华娱乐网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 京ICP备1601426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