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国华基地 >
舞剧《尘埃》 以民间舞蹈敲响心灵的触动
更新时间:2017-11-29 22:34:24 来源:国华娱乐网 编辑:y 点击数:

国华娱乐快讯: 11月28日晚北京舞蹈学院舞蹈剧场上演了舞剧《尘埃》。这是北京舞蹈学院中国民族民间舞系教授田露携其研究生的创作作品。不得不说北京舞蹈学院舞研堂给了导师和研究生们一块儿很好的创作试验田。这部舞剧时长1小时左右,舞剧结构清晰明了,舞台呈现色彩板块大胆准确,对于细节的苛求完美却不造作。

众所周知,田露创作的小作品《磨》、《春祷》、《翠狐》、《花儿为什么那样红》、《红珊瑚》、《长调》……都是与民族民间文化结下的“缘”。她找到了自己在编舞领域独特的表达方式。

在《缘从民间来》田露作品专场演出中,她曾说到:“缘”是有生命和情感记忆的。中国的民间舞蹈多彩多样,站在这样的土地上,让我情不自禁,创作是有感而发的,它是灵魂深处的呼唤,而不是病态的痉挛,造作的精神抖擞;创作是为大众的,而不是孤芳自赏的自娱自乐;创作是要传递给观众理解和接受的,创作是润物细无声的,而“说教”是以鸣鞭为业者的自作多情;创作给接受者们以启迪,笑罢咀嚼出苦涩,而不是廉价无思想的空洞;创作的悲壮,带来的泪水是为了洗净心灵上的尘垢,而不是模糊了前路。

田露一直坚持用眼睛、用心去观察、感受、体悟民间舞蹈,去创作“缘”分深厚的舞蹈作品。今晚29日19:30分北京舞蹈学院舞蹈剧场《尘埃》继续。希望你也能够走进剧场,用心去感受这缘分。

创作阐述

一次舞剧创作站在以文学叙事为主导的叙事学立场上,意欲承载历史关照下的 “文化系统”,事实上是某种意义上的妄念。舞剧创作不能也不应停留在 “演故事”的表层结构,而是要有意识地由“器”及“道”,由思考艺术学问题本身步入到美学殿堂,“得意忘象,得意忘形”通过作品呈现出哲学的圣象,惟以。

本剧从藏族作家阿来《尘埃落定》的小说中,抽取“典型”人物与情境完成“周庄梦蝶”式的主体演绎。通过那个每天清晨不断拷问着“我是谁”的傻子二少爷的眼睛,看看这世间,如吾父吾兄般自以为是的“聪明人”,在真实与虚妄间何其癫狂,直到覆灭的“尘埃” 将人性的贪婪与愚蠢暂且掩埋……渔夫和金鱼的故事从未退场,科学理性主义与消费主义日益漫延的“极欲“现象引发人类对自身及现代性的种种反思,赋予人物形象贯通当下的人性的力量,才是使作品具有更深层次的文学意义和审美价值的重要选择。

土司王朝里的人分两种:聪明的和傻的。比如哥哥和我,虽然都是王的儿子,却有云泥之别,一个是王的继承者,而我,不过是个人尽皆知的傻子;这里还有我的母亲,奶妈和侍女卓玛,当然,她们和那些同土地融为一体的农奴没什么区别,一生匍匐在那个高高在上的王者,麦琪土司的脚下……

雪域上,永远只有四种颜色,春的浅青,夏的碧绿,秋的金黄,冬的雪白,四季轮回,从“地如筛”到“覆陇黄”,这片土地上的播种与收获,从未离开过一个主题:青稞。

直到聪明的哥哥带来了一个:闯入者!

猩红的罂粟花搅扰了雪域的宁静,麦琪土司和他的继位者在殷红的花海中肆虐形骸,而我这个傻子却嗅出一股银子腐烂的味道……日复一日,青稞地被铺天盖地的殷红蚕食着。傻子开始思考一个严肃的哲学问题:到底谁是傻子?

冬天终究还是来了,大地陷入一片殷红的死亡气息之中,欲火焚身的聪明人,穿过金子的华光终究记起了人的那个最初的欲望:活着……

然而,太晚了。

沉沦,不可挽回的沉沦,一切都变成漫舞的尘埃……

编导:田露

编剧:张萍(助理·陶美艳)

视觉总监:任冬生

服装设计:崔晓东(助理·赵宇楠 武磊)

舞美设计:刘蓓

灯光设计:胡博

作曲\编辑:马卓明

造型设计:王岩

摄影\平面设计:潘杨

舞台总监:李岩

编舞:欧阳吉芮 郭一歌 陈茗 杨卫佳 董黛儿 冷涛 洛松丁增 周梦影 索朗群旦

中央民族大学舞蹈学院:索朗群旦

北京舞蹈学院

2013级:欧阳吉芮

2014级:周梦影

2015级:杨卫佳 郭一歌 陈茗

2016级:董黛儿 冷涛 仇毓国

2017级:刘景慧

中国民族民间舞系2016级:洛松丁增 金国栋 徐铭启 张栗铭 陈嘉俊 陈冠华 马梓萌 邵银涛 潘安森 段翰讴 江鑫潮 赵铭 张诗彤 叶妙玲 曾小玲 李鑫 李政洁 秦熠容 乔月禹 王紫玉 王希娅

版权声明|免责条款|法律顾问|联系我们|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8-2017 www.guohuayul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华娱乐网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 京ICP备1601426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