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口秀不“止”北上广

在中国,你知道多少脱口秀演员?

很多人可能第一反应,都是“脱口秀大会”中的演员,这个自2017年开播,至今已播出四季的网综,贡献了无数让人印象深刻的脱口秀演员,从第一季的庞博到第四季的徐致胜。

可除了他们呢?

与中国传统的相声、二人转、小品等语言类喜剧不同,脱口秀是彻底的舶来品,这种类似“单口相声”,靠讲段子和随机应变的搞笑方式,最早可以追溯到18世纪英格兰地区的咖啡酒吧,而它真正红火,则源自20世纪80年代的美国,早期的美国脱口秀主要以针砭时政为主,这种段子常常脱胎于现实生活的遭遇,让听众在哈哈大笑的同时,满足发泄和放松心情的需求。

随着中国“入世”带来的经济文化生活的丰富,从21世纪前十年开始,“talk show”这种形式逐渐成为各大电视台制作综艺节目的脚本,包括周立波、王自健、金星等人都曾参照这种模式,主导过多档节目。

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由李诞领衔的吐槽大会,一举将这种舶来文化推向了高潮,并成功推举出多位优秀脱口秀演员。

此后,一众脱口秀俱乐部随着脱口秀大会的爆红,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北京有单立人喜剧、噗哧脱口秀;上海有山羊脱口秀、来点喜剧、木更喜剧;广州有香蕉脱口秀、纯粹幽默等等。

资本和机构趋之若鹜,但要想让人们从线上的电脑手机,走入线下的剧场,却并非易事。中国的小剧场文化,自建国以来有所“断裂”,甚至相声、二人转、戏剧、京剧等传统类目仍在不断“开拓”中。采访中的脱口秀演员们表示,线下开放麦基本处于不收费的状态,小剧场一个人平均收入一般在400-500元,高的也不过800-1000元,比较能挣钱的商演一场也就5000元上下但机会少之又少。更何况,脱口秀大会虽然凭借综艺形式带火了这门艺术,但在远离一线城市话语体系的中国更多的城市的村庄里,脱口秀仍然难觅土壤。很多演员也只能在快手这样的短视频平台上寻求展示自己。

而另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在脱口秀进入中国的这些年里,到底有多少年轻人喜欢并投入了这门表达艺术,他们之中是否也会有中国脱口秀的明日新星,他们的人,他们的作品如何,他们现在又过得怎么样?

当乡村的农民孩子对着手机跳舞唱歌,当山区的放羊娃可以凭借镜头当网红,中国脱口秀也早不“止”于北上广的喜怒哀乐。

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送外卖或是脱口秀都是我自己的选择”

在中国广袤的版图上,脱口秀的魔力,正在越来越多的地方生根发芽。然而也很少有人能了解,那些攀附枝丫生长,或许出名,或许不出名的脱口秀演员们,都是什么人,在过什么样的生活。

单口喜剧润泽(快手ID:doudoufei80)——坐标济南,今年33岁,靠送外卖养活脱口秀。

一个已经进入而立之年的山东大汉,但现在既没有成家也没有立业,唯一坚定的是说脱口秀的决心。

“现在应该算是没有主业,我现在就两个职业,一个是单口喜剧讲脱口秀,一个是跑美团送外卖,用来维持生活。没有必要同情我啊,送外卖或是脱口秀都是我自己的选择。现在我想好好说单口喜剧,然后将心思和精力都在这上面。我没有办法找那种朝九晚五的工作,那样的话我的工作和说脱口秀肯定都干不好,所以我就找了一个送外卖的工作。我觉得还挺好,不用浪费太多的精力,也没有人管束缚我,我想跑了就去跑,挣多少钱全凭自己跑多少单。”

作为一名大学毕业生,送外卖或者说脱口秀都是润泽的家人不太能够接受的职业。面对家人对于自己的追问,润泽选择将期望降到最低。

“无论是我讲脱口秀还是送外卖,这两个我爸都不喜欢,脱口秀他不懂我在干嘛,送外卖他不支持。我之前在广告传媒公司工作,也去过传统媒体,后来压力和环境的原因我觉得好难,就辞职不做了。索性就踏踏实实做脱口秀,我爸问我在干嘛,我说我送外卖,我把他的预期降到最低,这样也就不会有失望感。”

润泽的语气中透露着一些无奈,没有家人的支持,但是他面对自己脱口秀事业的付出依然坚定。

“虽然单纯的从物质上来算的话,现在能够给我的回报很少,但是脱口秀给我的感觉包括我自己的一些进步空间也好,在单口喜剧上个人未来的发展也好,我觉得还是有奔头的,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厚积薄发那种感觉,也许这前三年我一分钱都没有赚,但到了第四年之后直接就会进入另一种状态,没准我就火了。梦想还是要有的,肯定没准就成真了”。

也许正因为有许多像润泽这样的人,山东济南的脱口秀环境,也开始逐渐发生变化。

“我们的俱乐部是17年成立的,刚成立的时候,免费让大家来但可能观众的人数都不如演员多。但从我18、19年进来一直到现在,济南脱口秀在我的感官上是一个大转折。虽然从去年到现在有疫情的影响,但现在我们19块9一人次的开放麦,基本上是今天演出,早晨放出票去之后,过一会儿接着就没了”。

现在的他对于自己脱口秀事业的期望简单又现实,“我现在的收入算起来是7:3,希望有一天我送外卖和脱口秀的收入比能从7:3变成3:7,那我不要那3也可以”。为了自己小小的期望,他开设了短视频账号,很幸运的是,短视频平台让他获得了一次宝贵的机会。

“有一位电视台的选角的导演,在快手看到我的视频了,觉得我好励志,然后在各个平台给我发私信。让我去参加”。短视频平台给他提供了更多能够接触到更多不同人不同机遇的机会。

“我给自己从现在开始两年时间,如果说两年之后还是这样没什么进展的话,我就会把脱口秀当做一种爱好,之后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向生活妥协一下”。但现在,润泽正在兴致勃勃的准备电视录制之旅。

“上台接过麦克风,我希望大家能看到我”

在北上广之外的城市里,想把脱口秀当做一门生意,绝非易事,从零开始自然不在话下,而即便你有些名气,一切也不如想象的简单。

有一部分人知道艾克,是因为他参加笑果首届TIGHT5的比赛,但他并没有像童漠男等人那样因为比赛一举成名。

现在,他的快手名是脱口秀演员艾克(快手ID:1445138299)——坐标成都,一个今年25岁的全职脱口秀新疆小伙

“我的舞台人格和私底下的生活当中的人格是很有区别的,我舞台上很活泼或者说话很多,因为我希望站上台接过麦克风的时候大家能看到我,但我生活里可能是比较腼腆或者内敛一些的这种性格。”

腼腆的艾克第一次接触脱口秀,并不是站在台上侃侃而谈,是从写稿开始的。

“当时去北京实习,然后那个岗位是喜剧编剧和策划,然后实习回来后,实习公司说他们知道成都有一个脱口秀俱乐部,问我要不要试试,我回来之后去看了现场,发现就这?没啥难度啊,我上我也行啊,同时我感觉自己也挺喜欢的,然后我开始写稿子,稿子得到了俱乐部的认可之后,紧接着我就去演了一次,效果还挺好,就开始第二次第三次慢慢进到这个行业里了。”

今年三月份,“作为新疆人遇到的那些误解”的段子让艾克在微博火了一把。

“当时那个段子其实是我去开放麦的时候讲的,甚至不是商演,录下来之后我感觉还行,就发出来试试,然后我那个段子其实1月份就发出来了,一直也没什么反响,到3月份因为当时H&M那个事情出来了,新疆棉话题成为热点之后,意外的把我的视频给带火了。我也没有想到,我当时写的时候我就想的是好笑就行,也没有想到后来会有那么多影响。”

艾克因为段子的爆红,通过脱口秀挣得钱也越来越多。今年年初,他终于不需要再通过职业生涯规划助理、执行制片这些跟喜剧不相关的工作养活脱口秀了。辞去之前的工作转型成一名全职脱口秀演员。除了个人逐渐在走上坡路,他所生活的城市——成都,脱口秀的环境也在越来越好。

“我们今年成都确实做好了。我们也就这半年的变化,半年之前我们的演出费也就才三四百块钱”。

无论是挣得多或者是挣得少,兼职或者是全职,艾克从来都没有放弃继续走脱口秀的道路。

“一方面来讲是在这个上面发现了自己有天赋,然后自己也挺喜欢上台去发言讲话这种感觉,说话的这种感觉,所以有这么一个舞台,就想看看自己能到一个什么地步,我就想可以坚持看一看,所以就一直坚持下来。”

现在,艾克的确在脱口秀的道路上越走越顺了,当问到还会不会去报名参加笑果的TIGHT5的比赛时,艾克想了一会,给了一个否定的答案。

“接下来会想我能不能自己先把自己做好,然后让笑果他们能看到我,变成他们会邀请我去参加。我就是想把自己茁壮成长到那个地步,让人家能看到我,能认可我。邀请我去的这种方式,是我接下来这段岁月里的一个追求。

眼前,他想把12月31号自己第一个个人专场做好。

“我也不知道到时候会有多少人愿意跨年来到剧场看脱口秀,开启新的一年,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逗笑大家,但是我做了这么一个尝试。我希望若干年后自己再看起来都会很满意第一次的专场。”

“脱口秀让我找到了负面情绪的发泄口”

一句“人间不值得”曾让李诞走红网络,而现实中大多数从事喜剧的演员,生活中往往是情绪很悲观的人。

在快手上,有一位名叫“冰城窜天侯”(快手ID:haq1105hahaha)——他在哈尔滨,今年25岁,是一位兼职说脱口秀的医学生。

东北是喜剧的一大发源地,刘老根、二人转、赵本山、小沈阳,似乎这些才是东北人该整的喜剧,但从小性格幽默的他,却一直对脱口秀更加痴迷。后来,因为一次同学无心插柳的行为,脱口秀开始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

“当时笑果做了一个全国的训练营海选,有一站是哈尔滨站,并且有校园赛。最开始是我朋友同学看到的,他们觉得我很合适就喊我去报名,但我们校园还没有,我偷偷跑到旁边黑大去参加的比赛,比赛完得了人家学校校区的第二名。”

一个隔壁学校的医学生、脱口秀业余爱好者,居然直接拿到了黑龙江大学校园赛的第二名。“当时我都不敢说我不是他们学校的。"

这次的校园赛,也集结一批热爱脱口秀事业的人们。不久后,他们还创立了哈尔滨第一个脱口秀俱乐部——蒜瓣儿。说起来,冰城窜天侯也算是“蒜瓣儿俱乐部”的“元老级人物”之一。

“最开始的时候去的不是那么频繁,偶尔去,但后来有一段时间生活里心情不太好,就开始去的比较频繁了”。

有一段时间,随着课业难度的增加,学业上的困难,外加家里十分疼爱自己的老人去世。冰城窜天侯的压力与负面到了极点。他也尝试了一些其他办法,可只有站上舞台,拿起麦克风,所有的负面情绪与压力,似乎才能随着脱口而出的话语逐渐消散。

“脱口秀是我生活中排解、发泄情绪一个很好的出口,同时也满足了我的表达欲与表现欲”。在冰城窜天侯眼中,脱口秀就是那段痛苦生活中照进的一束光。

现在的他,会站在台上继续讲述生活中累积的负面情绪,而作为一名医学生,他最想表达的一部分就是医患关系。

“这个社会上不可能只有患者的声音,没有医生的声音 ”。在被问到,为什么会选择医患关系如此敏感的话题时,冰城窜天侯思考了一下,给出我这样一个答案。“关于这个问题,大多数的人都会站在患者的角度,知道患者是怎么想的,但是很少有人或者基本没有人知道医生的处境和想法,我觉得如果我用段子这种比较轻松,比较娱乐的方式,让大家了解到在这个问题上医生的视角我觉得也挺好,没准就能缓和医患关系呢。”

现在的冰城窜天侯,继续说着脱口秀,吐槽着生活中的各种负面情绪,笑声充满了蒜瓣儿俱乐部。

“说脱口秀于我而言,不是一个职业,是一种生活方式,我能感觉自己说脱口秀前后,心态包括处事方式都有变化。”他也开设了自己的短视频账号,时不时更新着自己的段子。

“因为脱口秀,我会开始观察生活,也比之前更快乐。”

“脱口秀让我学会正视自己”

因为脱口秀而改变,并收获快乐的,并不在少数。

讲脱口秀的漆漆(快手ID:1563733862)——坐标北京,今年24岁,正在北漂的重庆妹子

“今年6月份开始之后才是我真正的全职生涯。现在觉得生活还可以,维持自己的正常生活是ok的。但肯定比我原来的工资算下来还是差一点的。”

对现在的漆漆来说,她也在期待某一天可以爆红,但如果没有爆红,好像也没什么关系。她在脱口秀里收获了更多精神世界的富足。

“刚入行就觉得我讲讲10分钟就可以拿几百块钱,这个钱在北京来说太好挣了”但很快,一次挫折让她意识到,脱口秀没有想象的简单,想要靠此生活,也绝非易事。

“当时我还在讲开放麦,还没有开始商演,那一场观众也少十几个人,然后场子也比较冷,然后演员水平也都一般,然后上去讲大家都很尴尬的要死,其实冷场对于现在的我这个阶段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了,很正常冷场就太正常不过了。但当时的我不一样,当时我是刚入行,就是接受不了这个事情,当时觉得很难过很尴尬,后来我就觉得可能这个场子就是这样。

这是漆漆在刚讲脱口秀时最难忘的经历。后来上台另一位脱口秀演员悟饭轻而易举就把场子搞得特别炸,观众反映的特别好。那个时候在台下听,她才明白原来不是场子的问题,也不是观众的问题,这是她自己的问题。

那场演出对她来说印象很深刻。“我意识到你可能会有偶尔的演出,是因为观众可能整体热情不高,或者是场地不太适合办脱口秀演出,这种因素导致你演出效果不好。但其实最核心的原因就是因为你不行,段子不行。”。

“现在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我知道创作是有难点和难度的,而且我会不断的要求自己精进,现在的态度跟以前态度也是完全不一样的,以前可能就是写一些好玩的话就行了。现在还是想尽量的去挖掘一下自己的内心,可能探讨一下,看到一下整个社会的议议题,想接着去寻找一下这种东西”。

身材焦虑、外貌焦虑是漆漆一直不敢触碰的话题,但通过脱口秀的方式,她学会了将自己的不完美展现在了大众的眼前,也学会了正视自己。

在她“拒绝身材焦虑”的段子中,她将从小到大经历过的歧视、嘲笑全部展现出来,无论是阿姨的灵魂拷问“哟,你吃什么了这么胖?你不怕男朋友嫌弃你吗?”还是来自衣服厂家的歧视对待,她都通过自己的表述形象的展现在观众面前,在微博收获了300多万的播放量。

“那个段子是我自己写出来,我自己比较满意的一个。这个段子对我来说很重要,它带我走入了我脱口秀另外一个阶段,让我真实面对自己。因为每个人都希望在别人面前是完美的,是好的一面,不希望别人看到你不好的那一面,包括刻薄也好,然后包括你的焦虑也好,所以这个段子推着我迈入了新的一个阶段,我开始愿意审视自己,正视自己,愿意把这些不好的东西给别人看了”。

除了认清自己,正视生活,脱口秀还有种魔力,能够让漆漆站在观众面前剖析自我,将自己的逆鳞一根根拔除。

现在的她也正在筹备着自己的第一次专场“虽然压力很大,但是必须得迈出这一步,我很容易在乎同行的眼光,因为他们会觉得我发到网上那5分钟,可能我只有那5分钟,其他的可能都不好,这些我都知道,但是别人的说法并不会成为我停滞不前的理由,而是一种激励。这一次专场我希望能展示更多自己的想法,哪怕办得不好办砸了,我觉得也没有关系,因为人生真的很长”。

于漆漆而言,北京很大,人生很长,梦想并不遥远。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
文章目录
关闭
目 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