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芳雅韵,风华绝代,武汉第二届杭州寒兰美术展在徐东古玩城圆满举办!

11月13日-11月14日,为期两天的武汉第二届杭州寒兰美术展已于徐东美术馆圆满举办。本次展会,几十盆寒兰竞相吐蕊,散发出清幽淡雅的芳香,吸引了众多爱兰之士前来打卡、观赏。

兰之高雅,遗世而独立

自古以来,中国文人爱兰、养兰、咏兰、画兰,兰花具有质朴文静、淡雅高洁的气质,历来被人们当作高洁典雅的象征,与梅、竹、菊一起合称为“四君子”。

中国栽培兰花约有两千多年的历史。据载,早在春秋末期,越王勾践已在浙江绍兴的诸山种兰。魏晋以后,兰花从宫廷栽培扩大到士大夫阶层的私家园林,并用来点缀庭园,美化环境。直至唐代,兰蕙的栽培才发展到一般庭园和花农培植。

宋代是中国艺兰史的鼎盛时期,有关兰艺的书籍及描述众多。南宋的赵时庚于1233年写成的《金漳兰谱》可以说是中国保留至今最早一部研究兰花的著作,也是世界上第一部兰花专著。明、清两代,兰艺又进入了昌盛时期,兰花栽培已成为大众观赏之物。

兰花园艺品系繁杂,“杭州寒兰”是日本人当下所讲的“水晶寒兰”、“细叶寒兰”、“武夷山寒兰”的统称。但实际上,“杭州寒兰”是园艺上的称呼,中国古人称呼为“冬兰”,是指立冬以后绽放的兰花,可以花开月余,持续力强。

“杭州寒兰”主要的产地有瓯江地区,武夷山地区,赣南地区。“杭州寒兰”是一个对外的统称,之所以如此称呼,是为了更好地区分产地特色,使品系建立更加清晰明朗。

“杭州寒兰”集“色花”、“线艺”、“斑艺”、“瓣型”于一体,无所不有,包罗万象,总体上说是东方兰体系中的优秀品种。

品兰鉴兰,引同道共赏

兰花,全世界约有600多属,二万多种。我国传统欣赏的是兰属植物,又称国兰。国兰的欣赏与西洋兰不同,西洋兰以花大色艳为美,而国兰的名品,要从花、叶、姿态等多方面评价。

鉴赏兰花要讲究十点:闻花香,幽香清远,香而不浊者为上品;看株,全株匀称,花叶协调者为佳;看色,花色以淡绿色最好,深绿次之;看肩,花两侧萼瓣微向上升者称飞肩,最为名贵;看瓣型,花瓣宽圆厚实内曲起兜,形若梅花瓣者最贵;看蕊柱,短小光洁,有神彩者为美;看唇,唇瓣端正,短圆肉厚,颜色同瓣无杂点者最好;看苞片,苞片色绿,质地细腻、薄而硬者最好;看花茎,花葶高过叶丛者最贵,叶下花或叶藏花为次;看叶态,叶片环状曲垂者最佳,拱曲自然者次之。

“光明殿”,福建武夷山下山,叶宽9毫米,叶架挺立舒展,叶面有粉斑艺,秀美之至。其花梗、花柄、花朵皆金黄发亮,柄细长,花开六朵,舒朗有致。舌面布满水晶体,晶莹剔透,光彩照人,花叶协调,整体有皇家威仪之气。

杭州寒兰铭品清羽小草叶柔如春兰老种月佩大小,花叶协调,质地润泽,色彩明净,燕翅捧含蓄温婉。

或清雅幽香、或空灵玄妙、或娴静悠远,无论何时何地,杭州寒兰那曼妙之姿,遗世而独立之态,尽显东方文化气质。

兰花之美,世人皆爱。传扬至今,兰花早已超脱它本来的植物意义,被赋予了人格精神。

它高洁、典雅、高尚、坚贞不渝,“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即与之化矣。”这句话,就说透了兰给予人们的美好。

历史悠久,传承兰文化

千百年来,兰花一直被视为君子的象征,被中国人热烈地爱着,为它欢喜为它忧,为它写诗,为它入画,为它歌咏……人们将兰花的高洁与人格完美结合,使得兰花文化得以不断传承和发展。

人们爱兰、咏兰,以兰花为寄托,也催生了众多以寒兰为生的兰商,创造了不菲的经济价值。

此次杭州寒兰美术展,不仅为广大市民和兰花爱好者提供了一个观赏、交流的平台,且很好地对国兰文化进行了传承与发扬。

而在这背后,离不开欧亚达·徐东古玩城对文化资源的保护和升级。多年来,欧亚达·徐东古玩城通过建立良性的华中文玩市场,不仅对武汉的经济起到了良好的促进作用,更推动了文化业态创新升级,实现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与升级。

发展至今,欧亚达·徐东古玩城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全国收藏文化交流平台,更是一个丰富城市文化内涵,促进行业发展,传承中国经典文化的践行者。

中国兰文化底蕴深厚,未来,欧亚达·徐东古玩城也将更加重视兰文化,继续维护和传承,将兰文化发扬光大,不断铸就中华传统文化的新飞跃。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
文章目录
关闭
目 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