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ngbon评论:精神患者借贷打赏主播百万,该返还吗?

具体问题需要具体分析,不能单靠媒体和公众的同情。

在直播间,他是挥金如土的“榜一大哥”,对心仪的女主播一掷千金,疯狂刷送虚拟礼物,一晚上能送出十几万元,被平台网友戏称“扶贫办主任”;在现实中,他是患有双向情感障碍的精神障碍患者,为了缓解空虚与焦虑,被热情似火的女主播吸引,并越陷越深。据媒体报道:在陌陌直播平台,袁伟志前后一共消费了165万余元,而这些钱全部来自其个人网贷。

他把自己的名称改成“扣扣金蝉子”,曾牢牢占据着某直播间“榜一大哥”的位置。

近年来,网络直播异常火爆。那些在网络直播中获得满足感的人,在现实生活中也许很内向,但在网络世界里,可以和美女帅哥主播面对面,说很多现实生活中不敢说的话。而且,只要送出一个礼物,主播就会念到他的名字以示感谢,这种感觉大概很吸引人。在这种虚妄的满足感背后,却需要真金白银的付出,这往往会带来很多家庭悲剧。

过去,未成年人打赏主播的新闻有过很多。如果是八岁以下的孩子,属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其实施的民事行为无效;如果是八岁以上的未成年人,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如果实施的不是纯获利益的或者与其年龄、智力相适应的民事法律行为,该行为又未经法定代理人同意或追认,也是无效的。相比之下,成年的精神障碍患者直播打赏行为的效力,则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能单靠媒体和公众的同情。

袁伟志特别是其家人的遭遇,的确让人同情。拿网贷的钱去打赏主播,而且高达165万余元,这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来说,不啻为灭顶之灾。谁家碰上这样的男人,都是一个悲剧。可是现在,袁伟志被医院诊断为双相情感障碍,这为他博取了很多网友的同情。但是,平台应否返还打赏款,则是另一个法律问题。

双相情感障碍更多是一种心境上的障碍,属于心理疾病,而非思维上有缺陷或损伤,其在发病过程中仍具备正常的认知行为能力。患者有情感高涨、睡眠减少、言语活动增多、精力充沛等紊乱症状,还常见焦虑症、强迫症、滥用金钱等精神病症状。发病时,患者对自己的语言和行为缺乏控制力,花钱能带来短暂的刺激和满足。但一般来说,在积极治疗的情况下,大部分病人还是有很好的疗效并且能够拥有完整健康的生活。

袁伟志及其家人主张陌陌平台返还打赏款,则需要举证证明袁伟志在每次打赏主播时,都是不能完全辨认自己行为的成年人,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其打赏行为属于与其精神健康状况不相适应的民事法律行为。由于报道没有提供更多相关事实,我们无法作出专业的法律判断,这或许需要留待将来在法庭上进行论辩。如果仅仅以此否定一切产生不利后果的民事法律行为的法律效力,显然也不利于社会交易秩序的稳定。

当然,高额充值打赏冲击主流价值观,监管部门需要进一步加强正面引导和规范管理。相关直播平台更应建立健全直播打赏服务管理规则,针对不同类别级别的网络主播账号在单场受赏总额、直播热度等方面合理设限,对单个虚拟消费品、单次打赏额度合理设置上限,对单日打赏额度累计触发相应阈值的用户进行消费提醒,必要时设置打赏冷静期和延时到账期。与此同时,广大的网络直播受众,更有必要坚持理性打赏,千万不要过度沉迷其中,追寻虚妄的满足感,以免留下遗憾。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
文章目录
关闭
目 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