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热点 >
综艺要好看,需要怎么编
更新时间:2016-05-27 19:00:33 来源:未知 编辑:郭嘉 点击数:

严格来说,《奔跑吧兄弟》是国内综艺史上真正意义上第一个设置“编剧”工位的节目。也正是从这档节目起,编剧开始作为一个独立的、正式的、专业的角色,在一档节目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节目就是照着剧本来走的?明星嘉宾们说的话其实都是有安排好的?其实,大众对于“综艺编剧”的误解也实在太深了,有些甚至认为和影视剧一样规定了情节还提供了台词。每每一期畅快淋漓的跑男播毕,一些热心的网友禁不住脑洞大开:“节目这么好看,是不是靠编剧编出来的?”

编剧当然功不可没。可是此“编”非彼“编”——他们的职责,在于确立节目主题,根据艺人性格和录制环境,设计相对来说最为合理的节目框架和游戏环节。《奔跑吧兄弟》总编剧王璐在接受记者专访时,用一句话高度概括他们到底在节目里做了什么:传统剧本上写着“尖叫”二字,综艺编剧不过是设计了过山车,叫不叫随你。

1988年出生可算是非常年轻了,但对于跑男来说,担任总编剧的王璐算得上元老级的资深人物了。从第一季开始,她就在跑男组担任编剧,也是编剧组里唯一一个连续做了四季的。跑男实行的是总编剧中心制,现在编剧组有8人,1男7女。想不到吧,一档如此热血的活力综艺,居然是女编剧唱绝对主角。

  “《奔跑吧兄弟》是我工作经历当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转折点,因为从这档节目开始,浙江卫视首次有了编剧和导演的分工”,王璐解释道,“总导演和总编剧是两个明确分工的工位。我们常开玩笑说,编剧和导演是一对夫妻,要合力才能生出一个孩子。举个很外行的例子,就是编剧画出一件衣服的设计图,把花纹、理想的材质大概标注清楚,由导演组去采购布料然后裁剪出来,做出来之后大家试穿下,然后一起商量做进一步修改。”

通过弹幕和网评,王璐和她的小伙伴们深感:对于编剧这个工位,大家的误解真的好深。王璐说,当时从韩方引入“编剧”这个工位的时候,应该翻译成“作家”会更好,“因为编剧这个称呼本身太容易让大家浮想联翩了,和很多人一样,最早我也以为编剧是要给真人秀设定剧情,甚至是让明星配合去表演,从而让节目中的情节发展更具矛盾冲突。但接触之后发现完全不是这样,常规意义上的影视编剧和综艺编剧完全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

以跑男为例,综艺编剧的工作内容就是主题设置和游戏策划,这一期玩什么主题、请什么嘉宾、玩哪些游戏、需要哪些道具、以及游戏的具体规则是什么,这些都是由编剧策划制定的,王璐介绍,“我们的工作截止到现场跟MC交代清楚游戏规则,至于设计出的游戏MC要怎么玩、谁输谁赢完全是现场自然发生,我们绝对不会干涉。”

对于编剧来说,每一期节目都是自己的孩子。从最初只有一个大主题,到初具雏形,再到丰富完所有细节变成一个成熟的方案,编剧全程见证了一期节目从无到有的全部过程。正是因为用情太深,编剧组和导演组偶尔也会产生一些“小矛盾”,在王璐看来,“因为对节目的想象太完美,我们会不断提出一些苛刻的要求。节目也是在编剧和导演的不断纠结和改善过程中越做越精。”

万不得已而忍痛割爱的变动,从第一季伴随到第四季。这就需要编剧们利用现有资源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判断。并不是所有的付出,都能在荧幕上被看到。跑男编剧组能够保持水准不变甚至做出更多创新,离不开组里每一位编剧的用心和努力。他们的内心,其实也是有遗憾的,王璐主动提及,“大家偶尔也会看到有些游戏被快剪。这些和游戏本身的设置、天气、道具、录制时间早晚以及成员们的状态都有关系。对我们来说,一趴游戏如果想要录得特别满意,真的是需要天时地利人和。”

《奔跑吧兄弟》之所以好看,就在于对明星充分激发后的真情流露。即便是到了第四季,观众依然能品出花式新意来。大家不免好奇:编剧对剧情的设计到底会到何种程度?剧本设置与明星真性情流露的边界又在哪里?面对这样的问题,王璐只会表示无奈:因为这个问题本身,就已经给综艺编剧“定罪”了,“我们设计的是主题和情境,剧情是靠MC们玩出来的,绝对不是编出来的。”

在王璐眼中,“真人秀最大的魅力,就是你不知道录制过程中会发生什么。即便跑男录到第四季,我们已经很了解成员们的思维方式,但还是猜不到每个游戏他们会怎么玩,更是从来不会预设他们的输赢。大家看到的明星的表现全部都是真性情流露,因为MC的投入和真实是我们最努力保护的部分。真人秀节目归根结底看的不是游戏本身,而是人”。  

在工作实践中,除了基本的节目设置,编剧更多会留意艺人从节目中爆发出的性格和亮点,然后在后续的游戏设置中给他们更多爆发这种特质的机会,对其进行强化,王璐一再强调“表演”二字的不科学,“我们没有也不会做这种尝试,相信也不会有艺人愿意接受这种没有生命力的设定。”回想跑男四季以来印象深刻的细节,不论是第一季恺恺在韩屋健身房举重时的“突发状况”,还是超哥那句误打误撞的“we are 伐木累”,以及刚播出的《我的学生时代》背课文环节的“猹”与“不能查”,都远非编剧可以设计出的桥段,王璐说,“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设计游戏,然后期待成员们把它玩出花儿来。”

为了跑男团的安全,每一项游戏,编剧和导演组都会亲自测试,对节目的好玩程度试出大概的心理预期。对于那些特别虐的环节,还会特地衡量MC们的接受程度,王璐认为这是十分必要的过程,“编剧和导演组会一起试游戏,把自己当成MC去玩一遍,然后做取舍,很累或者有危险的会直接取消。所谓的‘虐’,其实是多方位的。体力只是最初级也是最常规的,第三季以来我们其实在慢慢减少用这种类型的游戏,虽然我们的MC真的很敬业,指压板、泥潭、泳池从来没有二话,但不是所有‘虐’都等于好看,现在我们会尝试通过一些更讨巧的方式来‘虐’,上周的背课文就是花式玩法。”

王璐爆料:“大部分时候,现场录制的效果都会比我们内测的效果好笑无数倍,甚至有时候游戏还没开始玩大家就已经笑翻了,因为这七只站在那里就是一台戏。对于我们来说他们更像是家人,每人都太生动了。”

来到跑男做客的嘉宾们,也是一道风景。而且这档节目有一个十分神奇的气场,那就是不管什么明星来,都能和跑男七只打成一片,玩出火花,全无生疏和游离之感。在飞行嘉宾身上,跑男编剧组也是量体裁衣,王璐介绍,“一般在主题、游戏和特殊身份上,会做不同程度的设计,也有时候会为了某个嘉宾把案子全部推翻重来。比如范冰冰参与那期就是把本来的方案全部推翻重写的。宋仲基参与的部分是为他量身打造的。”

好看的节目,无非多一点真诚,少一点套路。有心的观众会留意到,这一季的跑男越玩越新鲜,脑回路简直惊人。连经典的撕名牌游戏,都能做到每期都有新玩法。如王璐所言,“其实不存在什么路径依赖。撕名牌是一个不可复制也难以模仿的超经典游戏,但也需要新的玩法、新的嘉宾给MC和观众带来新鲜感。这一季我们一直在尝试新的、不同的撕名牌(贴名牌)方式,基本上一季没有重样,也穿插了不含撕名牌的烧脑特辑,也是想带给大家不一样的感觉。”

除了玩出新鲜感,《奔跑吧兄弟》一直在致力的,就是本土化。尽管是和韩国《running man》联合研发,但在借鉴了原版经典玩法的基础上,《奔跑吧兄弟》也努力玩出了自己的气场。王璐介绍,不管是游戏设计还是场景设置,都是为了激发“人”的表现,“大家常常会看到不同的综艺节目玩类似的游戏,但只要玩的人不一样,效果肯定是不同的。这一季第一期的摸箱子,里面的东西我们(在原版基础上)做了很多调整,编剧导演组为此花了好多功夫,连温度湿度都算进去了。我在试游戏过程中因为太害怕,手从箱子里抽出太快还把手蹭破了,所以后来又对箱子的软包装进行了处理。看别人玩的感觉和自己亲自上手玩的感觉确实不一样,MC们录完也都表示特别喜欢这个游戏。”

原创设计在《奔跑吧兄弟》中占了绝对主要的分量。在王璐的理解中,“本土化就是让自己的受众可以产生共鸣。有共鸣的主题、游戏、城市(场景),是我们一直以来努力在做的。刚刚播出的《我的学生时代》,四趴游戏就全部是我们的原创游戏,而且都是按照80、90后的童年记忆精心设计的,后面大家也会看到更多原创游戏。就像小朋友要先学会走路才可以跑,韩国的编剧系统已经建立了30年,中国的综艺编剧行业刚刚起步,确实会有一个成长的过程,这不仅仅是针对跑男这一档节目,而是对整个行业而言。我们一直在成长,也一定不会让观众失望的。”

穿插于《奔跑吧兄弟》的各式游戏,很多都来源于生活,如何做到创意的层出不穷呢?据了解,浙江卫视对编剧人员的择选标准也是有亮点,一是好玩,二是逻辑思维能力强。“主题和游戏的创意现在对大家来说并不困难,难的是出精品。因为观众其实越来越专业,对节目的可看性和内涵的要求都越来越高。”王璐很喜欢“手艺人”这个词,“编剧是一个可以静下心来钻研的工种,在生活各处寻找灵感,脑子里就会冒出很多好玩的想法和游戏,要做到心很静,同时又要有一个开放包容的心态。要广泛搜集各类信息,再筛选沉淀。每天看节目、看书、看电影、看新闻、看微博、看八卦都是我的作业,做不完堆在那里心里就会很难受。”

有了这么多的涉猎和积累,编剧们一般是如何开脑洞的?

“我们都是一群脑洞特别大的人,不用再开了……”

 

 

版权声明|免责条款|法律顾问|联系我们|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16-2018 www.guohuayul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华娱乐网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 京ICP备1707086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