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志民新片《冲撞》:唯有青春才是最重要的

图片

唯有青春才是最重要的

2021年的冬至如约而至,在北方大家还是个要吃饺子,冬至是个重要的节气,这天之后阳气开始上升,而阴气开始下降,大地逐渐复苏了,意味着万物开始生长。

在北京,导演盛志民急匆匆的告别了与朋友的聚会,赶往万达电影公司,没想到居然四环路不怎么堵车,提前到达了。

卫西谛是盛志民导演的老朋友,他们曾经相识与西祠胡同的后窗看电影,这一天他也是受盛志民之托来帮个忙,也在急匆匆的赶往万达电影公司。

远在长春的史今正与几位朋友在电影院里观看一部名叫《冲撞》的影片,史今也曾混迹于西祠胡同的后窗看电影,他还曾是长春学电影小组的组织者,当年在长春组织观影活动。

图片

在冬至这一天,他们三个隔着网络聚在了一起。

盛志民导演的《冲撞》正在长春放映,映后盛志民与卫西谛会一起谈谈这部电影。

图片

主持人:

各位观众朋友们,我们大家先不要着急走,马上咱们这边会进行连线,然后展开我们的映后交流会,我是本场的主持人朱琳。接下来我们先为大家介绍一下我们本场两位连线的嘉宾,一位是我们影片《冲撞》的导演盛志民,他的代表作有《浮生》,《再见乌托邦》。另一位嘉宾是著名影评人,作家,卫西谛,此次我们观看的影片冲撞入围了中国长春电影节影坛之冰雪世界主题单元展映,接下来,请工作人员连线,然后大家可以看一下大屏幕,我们的导演和影评人要不要跟大家打个招呼?

盛志民:

我很开心,今天是冬至大家能够在这么一个节日来看这部电影,首先表示感谢,谢谢长春电影节和万达能够给我这次机会,《冲撞》第一次在东三省放映,是一个公开售票的放映,意义有些不同。

图片

主持人:

那么我们也非常的荣幸邀邀请到了著名影评人,作家,卫西谛来主持本场映后交流会。那么接下来交给我们的卫西谛先生。

卫西谛:

好的。我跟盛导是很多年的老朋友。盛导长期活跃在文艺界,无论是电影圈、音乐圈还是戏剧圈都是非常资深的多面手。我有时候也还是有点诧异,对于他这样已经参加电影工作这么多年,却仍然选择了这样一个青春感非常强的题材。我正好借此机会来和盛导聊一聊,从很早开始,包括《再见乌托邦》,为什么你一直很聚焦年轻人的状态。我觉得可以先聊一下拍这个片子的一些初衷。

图片

盛志民:

当初我在“坏猴子”的新导演扶持计划的期间,有一个导演做了关于冰球的一些系列的调查,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放弃了。那时候我就发现冰球环境里边有非常有意思的生态。国内的冰球运动当初只有在东北,哈尔滨、齐齐哈尔和佳木斯,后来北京开始有一批冰球俱乐部。两种不同的冰球生态里能感觉到,参与其中少年身上所折射出来当代的一些新的变化和面貌,这个变化对我非常大的触动。这个影片当中很多程度类似一个true story,我也很关注的青少年,在他们身上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的眼睛里能看到他们世界中非常真实的东西,这个东西是充满了魅力和动人的。他们面对眼前这个新世界所带出来他们的内心的折射是令我特别兴奋的,大概是这么一个过程。

图片

卫西谛:

(进入这个片子)我觉得可以从片子的名字开始。《冲撞》,肯定首先它是冰球运动在运动场上这种肢体动作;另外一个我觉得也是影片主人公两种人生的一个冲突。两个主人公,一个是来自东北的小博,另外一个是来自北京的子昭,这两种人生在冰场上面相遇。我觉得是蛮有意思的,他们代表了两种不同价值观的一个取向:比如说小博,我觉得片子里面有一个非常核心的台词,“没有人能记住传球的人,只记得射门得分的人,抓住一切机会要射门!”。那么这就是他的价值观;但是你看他进到北京之后,他面临的是另外一种价值观,就是非常西方的,精英的, 强调团队精神。有意思的是:在我看来就是后一种价值观,在你的片子里的话其实是失败的,里面强调这种价值观的洋人教练也被开除了;那但前一种价值观念,这种想赢的,非常功利的这种,也没有获胜。

图片

盛志民:

两种都没有赢。

卫西谛:

所以最后有了一个非常茫然、非常不着落的一个结局。所以电影的主题方面我们可以细聊一下。

盛志民:

它就是两种世界观的一个冲撞,但其实还是谈了两个阶段,小博的那个教练教给他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句话,意思是你只有获得成功才有机会能够赢得这个世界。当他带这个信念到了北京的时候,发现完全变成了一个所谓更现代的普世的一个价值,一个一定要互相配合才能获得成绩,不是个人英雄主义的一个时代。你不遵守这个规则就要被淘汰。这是非常吊诡的也有意思,出现了一个老外教练的角色,他说你要follow your heart,你要追随你内心。两种东西混杂在了一起。其实更要看两种东西,对这两个年轻人的人生到底带来了什么?在我的观念当中,这两个人是平等的,他们的青春走到这一刻都无法选择自己的道路。即使他们在阶层上是有差异的,但还是平等的。

图片

小博在北京的时候有一场戏,他跟那老外教练在说,其实老李是个老混蛋,但是他说的是对的,冰球我从小知道的就是要得分,就这么强硬。但是在现实当中他从一组直到变成第四组替补的,他完全被这世界抛弃的时候,那时候他还坚信吗?但他为什么要把他坚信的东西转变成最终把球传出去,而不是再射门了!这是最有意思的地方,是什么带来了小博的改变?而成长在北京这个环境下的子昭最终也不能继续打球了,而他的挫折又是什么带来的呢?

图片

卫西谛:

就着这个话题其实有一点我还挺感兴趣。就是我之前看您的一个纪录片《再见乌托邦》,就是借着这个魔岩三杰谈这个理想主义,就是我们向理想主义的那个时代告别。然后就刚才我们聊到主题,我觉得理想主义这个主题在你的这个片子里面其实又呈现出来,在这个时代理想主义比你们那个时代更闪烁,更扑朔迷离一点,在两个年轻人的身上呈现出来比较多的就是,是想赢怎么出去,然后怎么样证明自我,也有的孩子就是想去如何挣钱。不光是主角,而是塑造的这个年轻人的群像,呈现出来当中功利的部分色彩好像在他们身上比(之前时代的年轻人)是不是更强?

图片

盛志民:

我觉得现在年轻人会更现实吧,就在影片当中的所有年轻人,他呈现了一种特别真实的状态,这是我作为导演更珍视的。包括五哥,五哥这个人就是我打球就是为了挣钱,所以他并没有遮掩他任何的想法,他很清楚。

我觉得这就是在当代现实中,年轻人对世界的认识能够折射出来他们真实的态度。子昭的真实来源于他知道我的家庭这样背景下,他没法再打下去完成他自己梦想,但他是孤独的,他就希望小博能够帮自己完成理想,但是对小博来讲,凭什么让你帮我?但是最后最关键的是节点,就是小博最终还是要接受子昭的帮助,他才能到加拿大。

图片

那这种真实的行为,对现实的态度,我觉得代表了新的一代00后年轻人,从他们身上得到的是,他们有他们的方法对待这个世界。他们知道这个世界是残酷,但他们身上还有少年的那个气质,他们还会有那个拼搏,但是他们又很清楚现实的残酷在哪里。我觉得这个是这个电影当中真正促使我拍这个戏的最核心的东西。

图片

卫西谛:

刚才聊到了子昭,这个人物其实还蛮有意思的,其实近些年的电影当中,我觉得子昭是比较有意思的一个人物,就是他比较复杂,因为他明确是富二代,但是他好像更想过自己的那种的生活。这样一来,影片的走向也没有走我们习以为常的那种阶层冲突路子当中去,我觉得您肯定会在这个人物身上有一些想法和折射,在子昭身上我们可以更能看到很多你的思考。

盛志民:

少年即使出于不同的阶层,但是他还有他纯真的东西在,而且我觉得对于这个片子的残酷性来说,他们非常清醒的认识这个世界。子昭他用自己的未来跟家庭做了一次交换,他很清楚交换换的是什么,对于青少年来说如果他有交换这个概念他已经变得非常成熟了,而交换本身不该出现在少年的世界里,而当交换出现他就开始进入成人的世界了。这两个角色在我眼里的他俩是平等的,在青春的未来里,在人生当中是平等的。但是他又很清楚现实如此残酷。前两天北京顺义的别墅区的一个年轻的女生,看完这部影片后说谢谢你没有终于没骂我们富二代。我觉得阶级固化它是存在的,阶级固化下的年轻人他们自己的面临人生的那一关键节点的时候,他们展现出来他们的焦躁,困兽,包括他的对美好的向往都是真实的,真实是最关键的。

图片

卫西谛:

另外一个我觉得这个片子的结构也还蛮有意思,在我看来好像呈现了三个世界:在东北的时候,那个青春确实是非常单色调,比较残酷,比较封闭;然后到了北京之后,虽然也还是在冰场上,但是那种青春感是比较虚幻的;然后到加拿大之后显然就是青春不复存在了。

图片

盛志民:

已经长大了。

卫西谛:

已经长大了的感觉。然后那个结尾我觉得也意味深长。

盛志民:

当小博决定放弃了他自己当时坚持的东西,到加拿大的时候,我觉得他们开始了真正的人生,我不想谈阶级的差异和贫富的关系,这个东西已经不重要了,这个世界现在已经就是这样了,还是想回到原本的的问题,我想看少年他们在成长的那个瞬间是怎么变化的。

我非常期待这一次在东北,在长春放这部电影,因为目前这个片子未来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以后发行会有什么样的可能性,它是一个非常难发行非常难进入市场的片子。所以特别希望听到在座的年轻人或者东北的这些朋友们,我挺想听一下你们的感受,谢谢大家。

图片

主持人:

那我们把接下来的时间交给我们的观众,咱们可以举手。

提问观众1:

你好盛导!就是对于这部影片那个两位男主的表演我非常喜欢,但是刚才我听说是两位男主是第一次表演,咱在这部影片选择主角的时候,为什么选择是非职业的演员?而没有选择那种职业的演员,就是其中有什么含义?还是有什么不同之处?

盛志民:

谢谢,因为这是个冰球运动有关的电影,我所有的演员都是正经八百打冰球的,杨梓航曾经国家少年队的,他其实是可以能够如果坚持打下去,他进国青,然后是能够进到国家队的,当然现在他考上中戏了。包括张文翰,也是一个打了6年以上的冰球运动员,我没办法,因为我只能用真的。我不想拍一个假的不会打球的孩子,因为当他们在冰场上的速度和力量,你不打球根本表现不出来的,所以只能从这个冰球队里面选演员,所以当时就几乎把国内能找到的十八岁以下的打冰球的孩子全看了,因为他们少年的气质,他们打球留给他们身体里的记忆是最重要的,所以只能用他们来做演员,没有什么太多,因为他们必须会打球,必须能表现出来冰场上的速度和力量。

图片

提问人2:

导演您好,我觉得咱们拍的是一部青春片,主角都是青少年,但是我觉得可能导演的视角稍微还是有点高于了他们他们所表现出来的状态,我觉得只有那个男主角小博带去北京的大壮,他像是一个孩子,很像我身边的人,因为我本身是一个真正的00后,我是能比较清楚的感觉到这一点。当然了我对我对导演表达的那些主题,我觉得还是蛮赞同的,就像是世界本来就这样子的,所以没有必要去谈那些阶级差阶级差距,世界的不同,我觉得这一点还是做得很好的,蛮少见的。然后在于这方面的表达,我觉得导演表达还是很好的。然后冰上的那些镜头我很喜欢,因为我是相关专业的,我知道他们的拍摄难度特别大,然后有些镜头我觉得拍的真是很漂亮,所以很感谢导演。

图片

盛志民:

谢谢!你是00后的话我觉得发表的感受是非常好的一个事情,因为在这些孩子当时他们的表现来讲,尽可能的还是让他们把他们真实的一面表现出来。

提问人3:

盛导您好,我这来的稍稍晚了一点,但是这个影片的片名叫冲撞,就本身我感觉这是个冲击,我一开始以为这部电影可能是这个青少年教育方面的,后来我发现他其实有好几层次方面的意思,就是身体的冲撞就是他的本意,然后再有就是这个文化的冲撞,就是因为他在这里面我看就是因为他有很多富二代,然后他们想要去加拿大,然后这个小博他就纯粹的来自东北的一个,然后他和国外的这个文化就是他们是不一样的,我觉得这个是一种非常实在的文化冲突。再有就是我觉得你留白留的特别好,特别结尾这块,我觉得就是写的特别特别真实,就是两种文化,这个我觉得一种是非常强烈文化冲突,而且这是和在东北拍摄的,我觉得就很贴近生活,然后和他们这种目前为止00后所有的这个思想状态,我觉得你都表现的特别好,我其实刚才我就特别喜欢那里面那个子昭,我觉得他作为一个富二代,然后他居然没有我们觉得他有那种富二代令人讨厌的地方。一点都没有。所以我觉得这个影片,刚才我在看的时候拍了几张照片,我觉得回去要发一些朋友圈,我说看一下这个影片的自己的一点小想法,我觉得这个片就让我感觉特别特别好,特别真实,对我是产生了冲击。非常感谢你能够用历时4年这样的时间,就是用这么长时间,然后拍出这样一部电影,谢谢您。

图片

盛志民:

谢谢您,我觉得4年之间有疫情的影响,因为这个片子其实在目前的国内环境当中真的是非常非常困难的,我正好赶上了中国电影的钱比较多的尾巴,就是17年18年,那时候投资方给了我这个钱拍。后来拍完之后,突然间有一天我觉得我没有说清楚这些孩子是什么样子的,故事就是故事,故事是你编造一个现实,你虚构了现实,虚构了俩个男孩之间的所有关系,但我觉得他们真实的态度和他们真实的生活,它的力量是巨大的,所以后来我就找另外一个摄影师,去波士顿拍子昭,去青岛拍大壮,然后重回东北,正好赶上小博就是杨梓航他在准备高考。我觉得现实的生活比电影要有意思多,杨梓航他真的一定要跃级了,他要放弃他以前的人生,所以他跟他爸爸说,不想再走体育道路,即使安排好了全部的道路,要另换一个人生,他初二他就辍学了,然后后来就用了4个月时间参加高考补习,就考了422分,他就上了中戏,但上了中戏也并不代表他获得了跃级,我觉得他可能遇到更残酷的世界了。

但现在他的人生已经开始了,然后这个电影,帮到了一点点小忙,。我觉得结尾部分是变得对电影最重要的一个部分。我是一个原来做摇滚乐的,第一代摇滚乐,到现在我觉得我还保持了我们那一代人某些的摇滚的态度。就是我其实不care这个电影形态,它有没有那么清楚的结构不重要,但是它内在的那个东西,我它是不是能够传递出来是最重要的!所以感谢疫情吧,它让我能够停下来,有时间思考,我就停了很长时间重新思考里边的故事和人物。电影完成了,到今天那些少年已经变成二十几岁了,我觉得他们已经不是当年的他们了,我已经看到了他们身上的变化,所以这个电影对于我来讲,对他们来讲,可能是就是这个时代能够记录下来的这么一个东西,所以我觉得挺感谢电影的,也谢谢大家!祝大家冬至快乐,我就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什么时候能让东北的观众再看到这部电影,如果觉得有意思的话,跟自己朋友宣传一下,我也感谢卫老师,感谢万达的朋友们,感谢长春电影节,谢谢大家能够在冬至夜陪着我们。赶紧回家吃饺子,我挺想去长春的,但不让我去,因为有疫情,哈哈哈哈哈,谢谢大家谢谢大家!

图片

主持人:

然后我们非常感谢两位嘉宾和我们现场的观众朋友们参与本次映后交流会,咱们就到此结束了,但是大家的话可以之后关注我们长春万达影城的公众号和我们的官方微博,然后可以了解电影节接下来的活动和后续,谢谢大家。

观影结束后盛志民和史今通过微信聊了聊,史今告诉盛志民当年的长春学习电影小组那帮人都是老家伙了,大部分精力都忙于下一代,聚的更少了,而这部电影让老朋友又相聚了。

图片

《冲撞》将于12月27日15:30在2021 HiShorts! 厦门短片周进行放映,届时导演盛志民也将出席映后交流。

图片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
文章目录
关闭
目 录